论互联网金融

Henry Liang

2015-2-12

 

星期天参加了一个关于互联网金融未来的学术论坛,在论坛上我提出了自己的一些看法。对于当前林林总总的互联网金融产品,我最看好基于大数据的产品。我举了两个例子:

 

我们在买股票之前,免不了要打开百度搜索,将想买的几只股票研究一番。所以,公司名称或相关关键词的搜索量,与该公司的股票交易量呈正相关——投资者的关注在先,然后才会有相应的网络搜索行为,这种大数据直接反映了投资者对具体某只股票的关注程度。由于A股仍然是一个以散户为主体的市场,而个人投资者在做投资决策之前会更多地运用搜索引擎去查找资料,因此,互联网上的投资者行为数据更能反映大部分投资者的情绪。广发基金旗下的广发中证百度百发策略100指数基金正是基于这个思想设立的。该模型除了运用百度提供的用户搜索和行为数据指标之外,还融入了8个财务指标的财务因子、动量因子和动量反转策略两大数据,将这三大数据输入到模型,筛选出100只基本面好、成长空间良好,能反映未来一个月内市场行业轮动热点的股票。从历史数据看,百发100指数自发布以来表现不俗。累计收益方面,百发100自2009年以来已经取得了545%(截至2014年6月30日)的收益,远高于同期沪深300指数19%的收益,更高于上证综指的12%,也远胜全市场业绩基准中证全指56%的累计收益。

 

另一个竞争产品:上海量化投资管理中心上海量化大数据对冲1号基金也已获中基协备案成立。上海量化大数据对冲基金全面利用了宏观经济、行业研究、上市公司财报、市场交易等海量数据进行模型选股,尤其是利用近年来越来越活跃的财经社区的股民行为数据进行市场情绪分析;同时利用多空策略及股指期货进行仓位调整和风险对冲,降低业绩波动,并进行跨越十年以上的长期牛熊市场回撤检验。回测数据显示,从上证指数6124点以来的策略收益超过1400%,最近5年内的最大回撤在9.8%以内。

 

大数据投资如火如荼,但国内目前又有多少金融从业者已经为金融大数据时代的来临做好准备?马尔科夫过程、乔姆斯基的《生成语法》、机器同声传译、自然语义分析……多少双火眼金睛能够看透:这些东西其实也是金融的范畴?

 

对未来的把握,有点像林彪打平型关大捷:你不能等日本鬼子出现了才想起来排兵布阵,你应该早几天就设下埋伏,静等猎物上钩。反观大多数人,研究流行的技术都忙得疲于奔命,哪有精力去研究明天的技术?很多做技术的朋友爱抱怨技术工作没出息,因而削减脑袋想转管理岗位。且不论个人性格是否适合管理工作,这山望着那山高的作风也很难在管理领域出类拔萃。其实,这些人的职业规划早已明白无误地指向了命运的悲剧——新技术冒头的时候,他们茫然无知;新技术繁盛的时候,他们措手不及;技术衰亡的时候,他们却正学得起劲。

 

一个人对自己的职业规划,有点像“燕王造反”的意思。燕王在北京处心积虑多年,突然扯起大旗造反,进兵路线十分诡异:从直隶起兵,跳过山东,直接攻击南京。左宗棠把这种战略归纳为“缓攻速进”。而大多数人的职业规划按部就班、平淡无奇、毫无想象力——从北京起兵,先攻打天津,然后是保定,接下来攻山东,随后克徐州,最后总攻南京——这可不是做广播操啊,那么有节奏感干嘛?对男人而言,男人最好要“野”一点,不能太乖。太乖往往没有创造力,反映在职业规划上就是缺乏个性。

 

相比之下,我很看好的学生HL走的是哪一种路线?他立志开创自己的对冲基金。本科读应用数学,研究生本来打算继续读应用数学,却突然兵出奇招,考入了卡耐基梅隆大学计算机系,学人工智能专业。听到消息,我惊讶了一会儿,马上就领会到他的用意。打个比方,目标是攻打缅甸政府军,你可以从克钦发兵,也可以从果敢发兵,有什么二异?

 

大家都在谈的东西,一定是当下盛行的,那么离衰亡也就不远了。一个人的前途,之所以叫“前途”,肯定不是当下的东西,而是未来。孙中山在看透人生的晚年,将人分为三类——先知先觉、后知后觉、不知不觉。你是哪一种人呢?我交朋友的原则很简单:如果一个人在搞一些“未来世界”的东西,这个人一定正在处心积虑地“谋划明天”,就算最后搞不成,思路亦值得借鉴,我会想方设法与之结交。

 

与Joker在深圳相见,无须多言,眼神就能看出他是一个不谋与众、前途无量的人。因为他浑身上下都散发着“野味”:年纪不大,在诸多方面的做法与想法却都异于常人。看他在做一件事的时候,我注意到他早已把前序的铺垫工作做到滴水不漏,并且已经规划好后续的行进路线。掐指算来,在他那个年龄段(大三),那样有“架构感”的人是罕见(架构感指的是一种符合马列主义唯物辩证法的战略思想,常人奇缺)。兵出奇招,自然才能在惨烈的竞争中先发制人。这种人的做事风格正是我甚为推崇的“燕王造反”类型。

 

世界千变万化,跟着时代潮流狂奔,被时代所绑架,怎不会气喘吁吁?聪明人如何做事?聪明人明白:道之大原出于天,天不变,道亦不变。在这幻变的世界中,有没有永恒不变的东西?那就是算法!算法!算法!当下最前沿、最流行的技术——基因组测序、夏商周断代工程、红楼梦作者考证、登月工程、信用违约模型、大数据、互联网金融、语音识别、虚拟现实、网络攻击、埃博拉病毒疫苗、密码学……其核心的核心,哪一个不是基于算法层面的应用数学?西方有一句俗语——狐狸知道很多事,刺猬只知道一件事。我们身边有那么多狐狸,他们每天忙忙碌碌、奔进奔出,追逐时鲜的话题与技术,他们就真懂商业世界吗?回顾曾经流行过的创业模式——先是博客,然后是微博,接着是微信……随后是团购、手机APP、P2P金融——被时尚迷了眼的人啊,自以为抓住先机,其实只是浮光掠影,停留在表层世界,不得其门而入。

 

而做对冲基金的人,自称“刺猬”,多么踏实、务实、现实的冷血动物!不正是这些人在创造潮流、改造世界吗?他们摆下一道道迷局,用诱人的糖浆包裹,用绚烂的彩灯点缀,开发出一颗颗甜美且致命的毒药,撩拨着芸芸众生们的狂热、追捧、幻梦,最后令这些人颗粒无收、妻离子散、丧尽家财。而他们自己,多少年的寒来暑往、斗转星移、长夜孤灯,把所有的才情、才智、才能都奉献给了严丝合缝、深不可测、缜密无间的算法。在一次次财富大洗牌中,先知先觉的刺猬们赚得盆丰钵满,滴血的则是大多数——不知不觉的普通人。

 

刺猬不创造财富,刺猬却拥有财富——这才是互联网金融的本质,这也是一切金融的本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