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跌日

Henry Liang
2014-12-9

 

林逾静:今日上证指数跌了5.43%,深证成指暴跌4.15%,你损失大吗?

李憾之:你问一位战场老兵“今天死过人吗?”他会怎样回答你?

林逾静:很多分析师都在电视上预测未来的股市,你怎么看?

李憾之:我都不知道明天是晴天还是下雨,如何预测明天的股市?

林逾静:一直看你捧着Matlab的书,Matlab不是教你预测市场的吗?

李憾之:你去问市场“为什么?”市场回答你“不知道。”

林逾静:那对今天的暴跌,你总有自己归纳出的原因吧?

李憾之:筌者所以在鱼,得鱼而忘筌;蹄者所以在兔,得兔而忘蹄;言者所以在意,得意而忘言。

林逾静:聊天室里散户们都炸开锅了,这些人就没有值得学习的地方吗?

李憾之:全天下值得我学习的人,至少有6000万,我需要一个个拜师吗?全天下适合做老婆的女人,至少有20万,我需要一个个睡觉吗?

林逾静:你认为自己属于哪一类投资人:个人投资者?机构投资者?还是其他?

李憾之:我不懂技术面、不懂基本面、也不懂K线。我不看电视、不读报纸、不听广播、不泡论坛,也不与人聊天。我不关心世界经济、不关心国内经济、不听小道消息、也不听内幕消息。我不做大盘股、不做小盘股、不做中盘股、不做中小板、不做创业板、也不做任何特定板块。我不看财报、不看市盈率、也不看公司业绩。我不知道买了哪个股票、不知道当前股价是多少、更不知道大盘现在多少点……你认为我是什么,我就是什么。

林逾静:下午股市大跌的时候,你在干什么?

李憾之:终于聊到一点务虚的话题了,女人务虚的时候才可爱。你务实的时候,讨厌得像个记者……那时冷空气来袭,阴风怒号,飞沙走石。我去复旦买了本《国家人文历史》杂志,一个人躲在上岛咖啡一个昏暗、靠窗、靠墙的位置——喝咖啡、吃爆米花、读杂志。

林逾静:一点都对股市不动心吗?

李憾之:股市又不是我家开的。我动心,动心就能改变什么吗?

林逾静:你似乎是一个冷漠的人。与你相反,我的感情倒很丰富,你觉得女性适合做职业投资人吗?

李憾之:要问我一名投资者最重要的素质是什么?我说是:无情。现在的女人相当厉害,她们几乎在所有领域都可以和男子匹敌,唯独在三个领域,女人不是男人的对手:改革、军事、投资。你见过女改革家、女军事家、女投资家吗?因为这三种工作均需要从业者拥有一种过人的素质:无情。可惜,只要是女人,便永远做不到无情。男人用情久而不深,女人用情深而不久。“有情”是做投资的大忌,也是阻碍女人爬上事业顶峰的唯一障碍。女人啊,最多做到绝情。绝情、绝情,终究还是有情的。

林逾静:行为金融学分析投资者的种种人性——导致失败的人性。是不是就像你说的,女人的感情太丰富,会影响判断力?

李憾之:你若没有人性,就不会犯这些错误,也就没必要知道行为金融学。

林逾静:人怎么可能没有感情呢?

李憾之:你都没想过克制感情,又怎知无法克制?

林逾静:你所说的“克制感情”,是不是就像巴菲特所说的“别人恐惧时我贪婪,别人贪婪时我恐惧”?

李憾之:你说到“贪婪”,你也说到了“恐惧”,你已经在感情用事了。

林逾静:那如何克制感情呢?

李憾之:克制感情三法宝——少吃、少睡、冷水澡。

林逾静:我想在金融市场赚钱,你推荐我学习哪本书?

李憾之:基本上我自己会读39本FRM一级、二级参考书。如果有一天我坐牢,刑期应该正好够读完这些书。

林逾静:坐牢?你很向往坐牢吗?

李憾之:后人对诸葛亮的评价是: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这也是我对你的回答。

林逾静:你曾说过“万般皆下品,唯有金融高。”为什么那么热爱金融?

李憾之:如果生于乱世,我会从军。但生于盛世,无刀兵盛宴,我选择投资。职业投资人是最接近军事家的一种职业。

林逾静:你很讨厌话多的人——特别是话多的男人,难道高明的投资人话都很少吗?

李憾之:股市难预测,所以我们很难战胜他。你要比股市更难预测,才能战胜股市。人说话,无外乎说三种话:真话、假话、屁话。哪一种话有助于赚钱?

李憾之:诸葛亮对高明的投资者做过一番评论:“窃谓夫为将者,能去能就,能柔能刚;能进能退,能弱能强。不动如山岳,难测如阴阳;无穷如天地,充实如太仓;浩渺如四海,眩曜如三光。预知天文之旱涝,先识地理之平康;察阵势之期会,揣敌人之短长。”当你能做到“不动如山岳,难测如阴阳”,你就打败了人性,也就打败了市场。

林逾静:但你自己话也不少!

李憾之:知道巨蟹座最大的天赋是什么?

林逾静:说说看……

李憾之:背好台词,唱好戏。